赌博app平台

刚刚更新: 〔且盼如意得长久〕〔天问九歌吟〕〔校花之无敌高手〕〔不为天狩〕〔九州新传奇〕〔吃亏的我成为了强〕〔斗破之狮王争霸〕〔我真的只是想打铁〕〔你好,偏执老公!〕〔异世界道门〕〔误入狼室:老公手〕〔方羽唐小柔〕〔三国之巅峰召唤〕〔重生农家小娘子〕〔美食诱获〕〔诸天分宝〕〔北境少帅战神宁毅〕〔大唐从赘婿开始〕〔快穿女配冷静点〕〔夏季蓝颜
赌博app平台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乾坤牌 第四十五章 高烧的人有水喝
    擎苍把王瑾凡抱进山洞内,一摸额头发现高烧了,擎苍问林仙到:“蜜蜂能探查高烧原因吗?”

    如果受凉高烧简单休养就可恢复,如果是受野兽划伤导致感染性高烧,那就需要对症下药了。

    林仙点点头放出盒子里的蜜蜂,一半蜜蜂放出山洞继续探查,一半再分出一部分点亮尾灯作为照明,剩下的开始在王瑾凡全身伤口进行检查。

    不多时蜜蜂收回,林仙落在王瑾凡身边说道:“把她翻面,感染性高烧,伤口在背部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一号所说,他当时说快死了就表明这不是简单受伤。擎苍看着王瑾凡背部三道伤口已经开始发紫,这是被某种带毒野兽一爪子划伤的,可他不是专业医护型卡师,现在怎么办?

    擎苍皱眉把外套脱下盖在王瑾凡身上,这时林仙说道:“我闻到不远处有个草药,那个东西在我们那会可以救很多人的命,你要不要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取。”擎苍当机立断就要出门,林仙在这里保持警戒比他合适,如果有外敌入侵,可以做到一击制胜的只有他。

    林仙派出十多只蜜蜂给擎苍指路,还好这里虽然不时有某种野兽嚎叫,但都被他一一躲过去了。

    十只蜜蜂飞到目的地拼成一个向下的箭头,擎苍看见地上五朵娇兰色的花在这里安静的盛开,根据临走前林仙的指示,这种花离了土马上就会枯萎,要想活着带回只能连土带花一起挖走。

    擎苍双手一插,五朵花连根带土一起被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山洞发现王瑾凡已经高烧到开始说胡话了。

    “这姑娘可能快不行了”,林仙飞到擎苍头顶忙说道:“这蓝寿花不能离了土,你赶紧捧起来把花连着茎一块吃到嘴里,嚼碎了吐她背上抹匀。”

    擎苍看着这微微带有倒刺的花迟疑三秒,一口咬了下去!

    苦!太苦了!擎苍强忍着吐出来的冲动,顿时眼泪横流,张开大嘴又一口把剩下的根茎吃了下去!

    连吃三朵,这蓝寿花根茎硬的像钢板,倒刺把擎苍口腔划的满是血痕,擎苍从内兜掏出来一张白板卡把嚼碎的蓝寿花吐在上面,心情十分悲痛,看着王瑾凡光洁的后背心想老子也算送佛送到西了,你要还是死了别怪我没救过你。

    说着就把白板卡啪的一下重重拍在王瑾凡背上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王瑾凡即使半昏迷状态也感觉到吃痛,她一边哼唧哼唧一边呓语着什么妈妈我好想你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又一片白板卡重重拍下,这次听见王瑾凡在说她家狗死的好惨的故事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团嚼碎的蓝寿花吐在白板卡上,擎苍气喘吁吁的吐了一口血痰,牙上全是血,嘴边一圈的泥,样子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张,你要死了我是不会埋你的。”擎苍恨恨的起手拍下,这回没听见新故事,低下头一看,发现侧着脸的王瑾凡闭着眼好像睡着了,眼泪哭花了整张脸,像个小花猫一样。

    擎苍张大嘴连连呼着冷气,那股苦味已经把他整个口腔都麻痹了,现在腮帮子疼的要命,他不敢多做停留,忙不迭的起身去找藤叶数值把山洞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忙乎近半夜,擎苍终于把最后一片藤叶盖好,现在这里就像是一处土坡,即使有人走近都看不出来半点纰漏,擎苍又让林仙在山洞外开感知探查,最终擎苍又盖了一土,接着从附近捡来的野兽粪便涂抹上才算彻底掩盖成功。

    晚间。

    林仙头顶顶着一个折叠容器,上面装满露水无奈道:“你这种人在我们部落肯定能活到老死,我就没见过有像你准备的这么齐全的。”

    他让林仙的机关盒头顶加热,把随身携带的折叠小桶煮到沸腾,论存活能力第一,擎苍敢认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

    擎苍此时已经把王瑾凡放在三片大羽毛上了,下面盖了无数层柔软叶子,他自己则随便找了几根树枝就当床了。

    “安全屋暂时建造完毕,明天应该去采集点吃的,顺便看看周围有没有人”,想到这,擎苍连忙翻身起来走到王瑾凡身边,他早上光忙乎着救人,一直把手表定位的事给忘了!

    结果擎苍抬起两根柔嫩洁白的细胳膊发现,两块手表全坏了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我想把她留在这单独回去了····”擎苍欲哭无泪,早知道不给她手表好了,给了还能搞坏了。

    十足的败家女!

    林仙已经对擎苍的审美不抱任何希望了,他叹了口气,潜入网络专心的看视频了。

    擎苍刚闭眼休息一会,就听见旁边的呻吟声,抬头一看,只见王瑾凡侧着身脸色苍白的叫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擎苍走过去皱眉凑近倾听。

    王瑾凡半睁的双眼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野兽····野兽暴动····有人·····投放毒气·····这里···这里危险·····”

    这里危险还用你说,擎苍恨不得把她打晕算了,听了半天没一句有用的。

    旋即他一想,有人投毒?有人投毒制造了野兽暴动?他回想起来那晚吞天兽的暴躁反应,夜里的空气外似乎真有一股子别的味道,难道毒气是从他那边开始的?

    正想到这,王瑾凡干咳两声虚弱道:“水····有水吗····”

    看着她干裂的嘴唇,擎苍叹了口气把水桶提过来,舀去面上的漂浮物,这水已经烧开近半个钟头,消毒的十分彻底。

    擎苍皱着眉单手拎着水桶,另一只手把王瑾凡后脖颈支起来,看着这家伙咕咚咕咚喝了大半桶,擎苍心在滴血,早知道我就先喝了····看的我都渴了。

    喝完就剩个底,王瑾凡重新翻身入睡,擎苍晃荡晃荡桶,一脸惊讶的看着林仙:“女人都是水桶吗?这么能喝,就给我剩个底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女人是水做的嘛,土包子没见识。”林仙沉迷电视剧无法自拔,根本不想跟这种直男说话。

    擎苍喝完一小口,满脸悲愤的提着桶出去采水了。

    世道太险恶,都怪我没见识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我师兄实在太稳健〕〔烂柯棋缘〕〔亏成首富从游戏开〕〔神宠全球降临〕〔当医生开了外挂〕〔溺爱100分:厉先生〕〔重生于火红年代〕〔超神机械师〕〔和表姐同居的日子〕〔绝对一番〕〔我本港岛电影人〕〔元尊〕〔饲养全人类〕〔平平无奇大师兄〕〔修真聊天群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