赌博app平台

刚刚更新: 〔且盼如意得长久〕〔天问九歌吟〕〔校花之无敌高手〕〔不为天狩〕〔九州新传奇〕〔吃亏的我成为了强〕〔斗破之狮王争霸〕〔我真的只是想打铁〕〔你好,偏执老公!〕〔异世界道门〕〔误入狼室:老公手〕〔方羽唐小柔〕〔三国之巅峰召唤〕〔重生农家小娘子〕〔美食诱获〕〔诸天分宝〕〔北境少帅战神宁毅〕〔大唐从赘婿开始〕〔快穿女配冷静点〕〔夏季蓝颜
赌博app平台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乾坤牌 第五十二章 宗黎的算盘
    聂钧看着手表上不动的五个红点,心里有些没底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聂老弟,你还不信我宗某人的亲信吗?”宗黎大笑着一把搂住聂钧的肩膀,灌了一口烈酒。

    这就是视频里与聂钧对坐饮酒的宗黎,也是狩猎帮的老大,三天前他带队沿路招揽实力不错的狩猎者参加这场屠杀游戏,结果半路遇见一个实力七级的狩猎者,两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,宗黎一把械卡大刀被那人震的手腕都快碎了,正当那男子痛下杀手时,藏在一边的聂钧抬手一发洞穿那名狩猎者小腿,宗黎看准时机挥起长刀把那人的头砍了。

    至此宗黎为感谢聂钧救命之恩请为座上宾,屹然成为狩猎帮的二当家。

    宗黎是哀嚎之森的常客,但他对野兽并不感兴趣,他真正入园的目的是猎人,上个月的六人失踪其实就是他的手笔,为此跟聂钧吹嘘了整整两天。

    真正让聂钧决定留下的因素是,狩猎帮的扩展速度完全超出他的想象,现在算上前几天加入进来的救援队,成员已经达到了五十四人,短短三天不到,让聂钧和救援队痛恨不已的那七人已经抓到了四个。在他承认就是七人中的一个的时候,宗黎反而对聂钧的胆量更加钦佩。二人把酒言欢两三日,真当是亲兄弟般看待。

    但聂钧逐渐有些坐不住了,因为他本以为都应该死了的一行人,结果接二连三都被活着抓到了。如果不是宗黎坚持的狗屁开园血祭,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这四人就地格杀免除后患。

    现在最让他坐立不安的一点的是,权云一直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那个定时炸弹怎么还不现身,还是说你已经死了···

    正想着,门外跌跌撞撞跑进来一个人,那人进门大喊:“官南大哥等四人被人杀了!电子板不见了!”

    什么!聂钧霍然起身,杯中酒撒了一地,那电子板拍下的视频里有他和宗黎的镜头!里面几乎包揽了全部狩猎帮成员的正脸,如果泄露出去,他一定活不成!

    宗黎雄壮的身躯闷哼一声说道:“没了就没了,救援队的那几位说了,如果派出去的两名八级卡师没寻到,以负责人的性格,一定会在园区投放高阶卡师进来屠杀我们,他们不会让事情败露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,可我们手里有这几个人呢!”聂钧神色紧张,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,这几个人如果活着交出去,他自己就活不了了,究竟怎么办才好?

    “哼”,宗黎捏碎酒杯冷笑:“交也可以,最后一天我会放出口风,在开园前给他们两个小时思考时间,要么要人,要么,交等价值的东西给我。”

    这杂种圈了一帮人是为了给他做谈判筹码的!聂钧幡然醒悟,宗黎原来不是个弑杀为乐的屠夫,他心里的小算盘打的比谁都精!

    聂钧顿时发现自己被骗了。

    宗黎注意到聂钧脸色微变,哈哈大笑一把搂住笑道:“他们交多少宝贝总是有个数的,咱俩亲兄弟那必定要平分!我们到时拿着东西远走高飞,干完这票足够我们爽一辈子!”

    妈的····聂钧憋的就差破口大骂,他加进来只是为了看那六个人死在当场才心安,结果马上快到血祭,宗黎又玩起了套路。聂钧挣开宗黎的臂膀,走到门口看着漆黑一片的森林,不远处还有野兽阵阵的撕咬声,这场游戏他越玩越没底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权云···你到底藏在哪了,英彦这一帮人的小命可是在我的手里。聂钧恨得牙痒痒,他发誓一定不能让外界人发现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茂密树林中,一道黑影轻飘飘踩在树杈上,随后单脚勾住,身体猛地下坠,树下的两名巡逻狩猎者发现身后风声,刚一转身,擎苍两指并拢,带着深红能量团的手掌快速划过两人额头。

    只见那二人张大嘴跪在地上,喉咙里一个字都发不出来,全身血流如注滩在地上,不出三秒气息已绝。

    七星的流血卡,能量耗费惊人。擎苍看不懂这张卡上面的神纹,只能暂时随便起了一个名。这是老鼠男的卡,现在他用起来才发现,这张卡有些强的变态,他这一路已经连续解决六名狩猎帮的巡逻者,只要被流血卡摸到,被击中者体内都会被爆裂的血管冲破皮肤,最后连喊的机会都没有继而死亡。

    这些人似乎也跟擎苍一样计算过人数比,可能发现大优的情况下,松懈的连一级机器人都不如。

    擎苍熟练的把两人全身摸了个遍,搜罗了一堆卡已经来不及检查了,统统装进内兜带走。

    潜行继续,周边野兽逐渐多了起来,他扒开面前树叶,一千米外正是电子板上标注的红点——狩猎帮大本营。

    他小心的摸进五百米,又解决两不长眼的巡逻者,漆黑一片的视野中,唯有中央大本营灯火通明,狩猎帮的基地高达五层,外面围了一圈狩猎者看守。这时他几乎低伏在地上,将兜里分类好的能量爆炸卡逐个插入地里。

    黄冈送的一袋子卡在王瑾凡睡觉时被擎苍全部改成了爆炸卡,这几乎花费了他十二个小时时间,如果没有这些卡,他或许会带着王瑾凡一同行动,不过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,一会这里将变成爆破场,半径一千米以内的东西都会被炸上天。

    远处嬉笑打骂声不绝于耳,就好像是最后的狂欢,擎苍身躯摆动,能量卡层层递进,终于围绕大本营的闭环完成了。

    擎苍抹了一把汗,把土遁卡塞入卡槽器,下一秒他消失在了地下。

    狩猎帮剩余成员实力应该在二级到七级之间,外面已经被暗杀的巡逻者实力在三级左右,他们的平面感知是侦测不到树上的擎苍。

    潜入地底的擎苍又开始在内圈排布爆炸卡,整整四排叠进,已经接近大本营还有一百米。

    他换了一张能量卡,接下来他再进发五十米很有可能会被探测型狩猎者感知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隐约听到上方有人在喊定位不动了。

    聂钧换另一块手表,发现最外围巡逻员的定位已经静止不动超过了十五分钟,一股寒意直逼大脑。

    有人来了!

    这时五层楼内大批狩猎者闻讯在门口集结,人数足有三十多人,擎苍心一狠,趁着上方集结错乱的感知,他一口气冲到了大本营地下!

    他趴在地基下侧耳倾听,发现脚步声不停,还在往门口汇集,心中大定,他悄悄分解上册层土石结构,一点一点爬到了地下一层。

    被吊着的五人他来回看了无数遍,最终根据室内结构判断应该是在地下一层,他现在每一步都不能出错,在场的每个人正面实力都要比他高一截,错一步必定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最后一层土石被分解,他眯眼看着透光的石板,发现这一层灯光昏暗,他快速移动三个位置,终于找到一个眼熟的标志!

    那面狩猎帮的大旗就盖在杂物堆上,红白两色在当初视频中极为显眼。

    擎苍确定位置缓慢移动到另一侧角落,因为红白期的一侧是绑着的五人,他要绕到最后方角落才能确认里面是否有敌人。

    擎苍为了第一时间看见看清室内情况,他把整张脸平放在土石上,这时薄膜也被彻底分解,他第一眼看见背对着他的聂钧和被吊在半空的五人!

    果然在这里!

    庄铁被打的遍体鳞伤,聂钧手拿着匕首在他颈部划来划去,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矛元修首先发现地上的人脸,他全身哆嗦一下冲着聂钧怒骂:“聂钧你现在放了我们还有的谈!你不要错事做到底了!”

    这一声怒骂把其他三人震醒,聂钧的目光看向矛元修的一刹,他的余光瞥见剩下三人都在看他身后的位置!

    后面有人!聂钧全身寒毛直立,感知瞬间爆发,抬起手腕就是一道星光!擎苍此时急速绕到另一侧,破土而出,飞跃空中时把械卡鞭插入其中,一道粗壮的带刺长鞭劈头盖脸砸向聂钧!

    聂钧全身感知开到最大,长鞭的攻击角度被他牢牢捕捉,一道星光射完他全身急退,长鞭落空的一瞬,他已经换上另一张能量卡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权云,你怎么还没死!”聂钧睚眦欲裂抬手又是一道星光!

    擎苍此时已经欺身而上,飞起一脚将聂钧手腕踢飞,那道星光险而又险的射在汪彬与矛元修两头中间。

    聂钧手腕吃痛,回身猛地一脚踹中擎苍小腹,当即把擎苍踹出五米远,擎苍一个轱辘起身换卡一气呵成,在聂钧又换一张能量卡抬手要射时,他突然钻入了地底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陈英彦,原来你把土遁卡早早给了权云!”怒火中烧的聂钧这才发现问题所在,他就一直在想为什么搜遍所有人口袋都没有这张卡,原来他一早就安排好了!

    这时正要痛下杀手的聂钧把卡槽器对准英彦额头时,在他身侧突然爆出擎苍诡异的身影,手中白火暴涨,一道冷冽白光闪过,聂钧惨叫一声,他的左臂被擎苍生生切了下来!

    擎苍手中白火陡然消失,回身凶猛一踢,聂钧右肋发出咔嚓一声脆响,整个人被踹在了门的侧墙上!

    “宗黎!宗黎救我!地下权云来了!”聂钧口中鲜血喷涌不止,蓬头垢面好似乞丐,他捂着断掉的左臂切口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楼上这时发现二当家的惨叫声,急急向下冲去。

    擎苍换好土遁卡,又把一张b级一等能量卡重新插入,挑起脚边匕首将四人救下,大喝一句:“抓紧我!”

    一股能量流在卡槽器暴涨,b级一等全部能量汲取!

    第一个冲进地下室的狩猎者手腕卡槽器冒着白光,发射只在一瞬间,他冲进来呆呆的看着室内发现空无一人。只有一根断掉的手臂躺在他的脚下。

    一千米外的一处平坦地突然爆出数米的土堆砂砾,擎苍嘴角溢着血艰难的把四人拉出来。

    “权兄!”矛元修全身酸软没有力气,他大喊:“你快跑,他们很快就会把我们再抓回去,他们那一堆有不少实力超群的卡师!”

    众人趴在地上拍着擎苍后腿想让他赶紧跑。这时擎苍蹲下把众人手掌收在一起,他的脸上满是泥土,全身狼狈不堪,双手更是有不少血痕,轻呼两口气,他突然笑了,问道你们谁身上有飞行卡?

    庄铁一怔,说道飞行卡需要配有械卡装置才能一起联动,不过我有气流卡,这个用风压就可以实现高空飞行。

    擎苍拿过气流卡放入卡槽里,能量激活,这时他感觉周边开始有空气在流通。

    “权兄第一次用气流卡吗?”庄铁用手挡着眼大喊,此时擎苍已经飞至半空正在笨拙的调整体态。

    “我试试,如果不行我就下来。”擎苍一边说着一边开启星海感知,此时感知包裹内的空气流动变成了橘黄色,当擎苍身体偏向一边,那一边的颜色会急剧变成深红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擎苍逐渐在空中站定,这时四周的风压则变成了淡橘色,矛元修看着空中的人影问道:“庄兄,你竞速沙盘的新手第一次上手都这么快能在风中站定吗。”

    庄铁则一脸呆滞的看着高空,“我那张是二级气流卡,需要一定熟练度才能操纵的——没有接触过的新手至少三个月才能摸到门槛···权云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他话刚说完,擎苍身子一斜,周围风压骤然加剧,只听空中啪的一声脆响,擎苍已经到了大本营上空!

    “这··这家伙真第一次用气流卡?”庄铁指着那个黑点,满脸的疑惑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我师兄实在太稳健〕〔烂柯棋缘〕〔亏成首富从游戏开〕〔神宠全球降临〕〔当医生开了外挂〕〔溺爱100分:厉先生〕〔重生于火红年代〕〔超神机械师〕〔和表姐同居的日子〕〔绝对一番〕〔我本港岛电影人〕〔元尊〕〔饲养全人类〕〔平平无奇大师兄〕〔修真聊天群
  sitemap